第4156章:珍妮的生日

叶晨知道,一个外国人,还是不懂得汉语的情况下,想学中医,有多难,可想而知。

“珍妮小姐,并不是我不想教你,而是你连汉语都不懂得,许多都要从头开始学起的。”

从头学起?

这是需要时间的。

如果珍妮去学西医,这反而不用花那么长时间。

而且,叶晨知道,北欧医药制药方面还是挺发达的,珍妮完全可以把精力放在这方面。

“从汉语学起吗?”珍妮问道。

“差不多是这样吧。”

看珍妮的样子,叶晨也不知道说什么好。

。。。

第二天下午,叶晨在大使馆那里看完患者后,再坐车来到王室医院。

在来到那里的时候,这个小女孩还没有休息,正在玩。

而叶晨这次过来,是把药材带来的。

“叶医生,你是说要把这些药材熬了,然后让小公主喝下去。”

这?

埃里克森其实不太相信那些中药材。

毕竟,这和西药完全不一样的。

但是,现在已经完全接受叶晨的治疗,那么就得按照叶晨说的来做。

叶晨亲自教女护士如何煎药。

像浸泡药材,然后熬药汤。

这前后是要两三个小时的。

当然,如果是有电用的煎药壶反而方便许多,全程不用看,现在并没有电用煎药壶,用的只是普通的瓦煲,还是叶晨从那家华人饭店老板那里要来的。

第一次是叶晨亲自熬汤。

这药汤肯定是有点苦的。

所谓苦口良药,说的就是中药汤。

这个小公主一开始皱眉头,觉得很苦吃不下去,叶晨说了,喝下去,到时就可以正常走路的时候,这个小女孩也就开始喝了起来。

看着这个小女孩,叶晨反而想自己在国内那些小千金了。

等到小女孩喝完。

很快,进入昏昏欲睡的状态之中。

其实,这是因为药效开始起到效果了。

“院长,不用担心,这是药效的关系。”

叶晨再给这个小姑娘针灸完,才从病房里面出来。

陈舒雅和珍妮一直在旁边跟着。

陈舒雅是叶晨的翻译,叶晨还是可以理解的,但是,现在珍妮一直跟着叶晨,叶晨倒是有些奇怪。

“珍妮小姐,你不用回去上班或者做其他什么事吗?”

“不用。”

珍妮和卡尔森是同一所大学的,但是,学得专业是不一样的。

所以卡尔森原来是这里的主治医生,但是,珍妮并不是。

珍妮之前从事一份文职工作,就是在斯德哥尔摩工作。

但是,她已经给自己放假了。

并没有再去上班。

而且,这边上班还是很悠闲的。

一周去上三天到三天半也就可以了。

这次因为爷爷的问题,才接触到叶晨,反而对于叶晨的医术和功夫很感兴趣。

不上班有钱吗?

珍妮还真的有。

再加上,珍妮的父母也是有自己的公司的。

可以说珍妮是真正的白富美大小姐,只是卡尔森自己不珍惜而已。

“叶医生,你是想赶我离开吗?”

“当然没有,如果你愿意留下来,我当然欢迎。”

珍妮要那样。

叶晨还能够说什么而已。

而且,这些外国人做事都是考虑自己的想法的。

更何况,北欧这边女性的地位是非常高的,甚至比男性还要高。

。。。

这一天晚上。

叶晨刚刚回到酒店的时候,珍妮突然过来敲门。

叶晨和姜玉在房间那里聊天,不知道什么事。

开门的时候,发现是珍妮。

现在珍妮换上一套非常漂亮的公主裙,一看和平常就不一样。

“珍妮小姐,有什么事吗?”

“今天是我生日,我没有和家人一起过,准备在斯德哥尔摩过生日,已经邀请了我的朋友,现在也邀请你们过去。”

原来是珍妮的生日。

相比起国内,国外的人对于生日是更加重视的。

现在珍妮能够来邀请叶晨两人,是把叶晨两人当成自己的朋友。

姜玉看了叶晨一眼,她本来是不太想去参加的。

“那我们去吧!”

叶晨和姜玉没有换衣服,还是原来的冬装,然后跟着下来,上到珍妮那辆沃尔沃车上。

在来到一家娱乐场所,其实和国内一样,像唱歌跳舞一类的。

现在可能是冬天,出来活动的人还是挺多的。

在珍妮拉着叶晨和姜玉往里面进去,叶晨就看到那些闪耀的镭射灯,然后里面放着欧美的DJ,许多年轻男女在里面跳舞。

在穿过人群。

来到其中一个包房。

珍妮推开门的时候,已经可以看到里面有很多位年轻女性。

这应该就是珍妮的那些朋友。

珍妮这些女性朋友一直在等着珍妮过来。

没想到,对方带着两位黄种人过来,一开始有些惊讶。

珍妮关上门后,说道:“这两位是我认识的朋友,这位是叶医生,你们应该在网上见过他,这位是姜小姐,叶医生的女朋友。”

叶晨和姜玉过去坐下。

看着珍妮这一群白人女性朋友,叶晨实在是有些不明白她们的穿着打扮。

当然,在美国的时候,叶晨都没有见过安妮那些朋友,所以,他并不是很了解这些人。

“珍妮,那个卡尔森呢?”

她们还以为珍妮会是和卡尔森在一起,哪里想到,现在居然邀请一位男性异性过来。

“我和卡尔森早已没有什么关系,现在我非常仰慕叶医生。”

什么?

珍妮非常仰慕叶医生?

在珍妮说出来的时候,这些女性朋友真的很惊讶。

叶晨和姜玉听不懂她们说的瑞典语,但是,从她们的表情大概看得出一二。

“叶医生,不知道你能不能看得出,我哪里不舒服?”珍妮一个女性朋友走了过来,直接在叶晨旁边坐下问道。

她哪里不舒服?

叶晨看对方哪里都不舒服!

“你这里。”叶晨笑道。

对方一开始还不明白,等得知叶晨笑她脑袋有问题的时候,对方又尴尬,又显得很不好意思。

很明显,今晚珍妮的生日就是吃喝玩乐。

在这里的服务员送来吃得,喝的,然后就是她们在那哼唱本地那些歌曲。

叶晨和姜玉是一句都听不懂的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