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四百二十一章 交锋

苏情也是女子。

看着也有手段,厉害不已。

可苏情给人的感觉很柔,就好像所有的锋芒与锐利,都被她揉碎了,融入了她属于女子的温软娇柔。

然而,这女子不一样。

她把自己的冷,傲,锐利,一一展现出来。

只一眼,就叫人觉得,她不是个普通的女人。

二人对视了一眼。

女子没有别的反应,只是把玩着一把雕刀,手中正认真的雕琢着什么东西?

苏城收回目光,静静的站在里在远处,并不在如先前一样,打量四周,而是在心中评估整理信息。

灵仙的引领,是秦嬷嬷所安排。

秦嬷嬷这样的安排,自然不可能什么也不做。

所以,他与弟弟被苏情带走的漏洞,就被秦嬷嬷完美的给遮掩了起来,甚至就连春风阁之中的花名,都已经给他们二人备好了。

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。

苏城就那么站着。

他知道,面前的女子,很有可能就是春风阁幕后的掌控者,可他也知道,单这一个女子,做不出如此的事情。

这女子的背后还有人。

纵然心中有些别的想法,但苏城为了不去破坏苏情与慕容安的安排,隐忍了下来,把自己的骄傲收了起来,如同收起了爪子的猛兽,乖巧的趴了下来。

一分一秒。

静寂的氛围,流逝的时间,仿佛是能逼人发疯似的。

这就好像是一场心理战。

对方在用这样的无视态度,来销毁他心中竖起的东西,亦或者试探一些他藏在心中的东西。

不知道,这么站了多久。

女子手中的木头,终于雕刻了出来。

咚!

木雕被仍在桌子上,弹跳了一下,发出一声咚响。

苏城看过去。

视线落到了木雕上。

那是自己。

对方雕刻了一个自己的木雕。

“你就是泽兰,倒是的确有些兰花的品格。”黑衣女子看向苏城,言语姿态,透着一种品评感。

它那般的品评感,十分强烈。

强烈的叫人觉得,站在她面前的苏城,就是一盆兰花。

苏城一早就知道,此行势必会惹来憋屈,可当被人这般品评,不当人看的时候,心中还是难免的扶起了愤怒。

这还是他离开了春风阁,再隐忍回来,不被当人。

若是他没有被带离春风阁呢?

“不知道姑娘想要问些什么?秦嬷嬷已经交代过了,我会一切听姑娘的。”苏城开口。

黑衣女子看着苏城,往后一躺:“那便伺候伺候我吧!”

伺候?

苏城抬眼看向对方,就见对方噙着一抹笑,似在嘲讽,似在轻蔑。

“姑娘,开玩笑了。”苏城说道。

他已经被带走了春风阁,严格来算,并不再是春风阁之中,要伺候旁人的男子了。

女子再是春风阁的主人,也不能动别人的人。

“倘若姑娘实在要泽兰的话,还请姑娘,告知泽兰如今的在主子,若主子应了,泽兰自然伺候姑娘!”苏城淡淡的说道。

他的姿态,摆的很特别。

他就是不想说伺候,就伺候什么人?

反正,他如今背后站着苏情。

定远王妃的人,不管当初她为何带走他,这对于他而言,都是一份保护。即使,他仍旧受控于春风阁,但至少,不需要在伺候别人。

“呵!我听说,你是双胞胎,你弟弟的解药,不打算要了?”黑衣女子说道。

苏城也不害怕。

“要。但也不是一定要用这种方法要,不是吗?”苏城看向黑衣女子,眸光清冷,姿态傲然。

他就算是真的隐忍,也绝不会别人想要他做什么就做什么?

苏城摆出一副不怕死的模样。

“看来,定远王妃那边,果然是有问题了。”黑衣女子突地说道。

苏城眨了眨眼睛,对此不作回应。

有问题也好,没有问题也好。

作为一个命都不被掌控在手中,如今如同浮萍一般的人而言,这些都不重要。

“怎么?不跟我解释一下?”黑衣女子道。

解释?

苏城抬头看向黑衣女子,“姑娘,要我解释什么?您真不会以为,我对于一个从春风阁把我带走的人,有忠诚这种东西?”

黑衣女子看着苏城,眸光认真。

苏城任由对方看着,一身的气息,冷傲,不忿。

这样的气息,很正常。

刚刚被驯服,还没有那么容易彻底认命的人,都如此。

往后,再经历点事情,吃点苦头。

也就会如同其他人一样了。

不过,定远王妃那边真的没有什么事情?

“这是你弟弟体内毒药的解药。跟我说一说,你们被定远王妃带回府上,都发生了什么事情!”黑衣女子说道,把一个盒子扔给了苏城。

苏城打开一看,里面装着一颗药丸。

“我二人被带回府上,定远王妃似有意想要与我们培养一些感情,不过,很快定远王也带着一对双胞胎回来。二人不知道怎么就吵了起来,之后吵了什么,我并不知道,但那之后,我兄弟二人,就被安置在一处偏僻之地。也未曾有所限制行动,也不曾找上我们。”苏城说道。

“定远王妃,真的要与你们培养感情?”黑衣女子问。

苏城似是回忆一般,开口道:“一开始,定远王妃带我兄弟二人回去的时候,态度柔和,还会与我们相处,说些话。看样子,似乎是要好好相处一番。一个女子,与两个外男如此亲近,不是有别的意思,是有什么?”

“定远王与定远王妃恩爱非凡,定远王更是为了王妃,放弃了大明帝位,万里江山,你觉得他们二人的感情,会出问题?”黑衣女子问。

苏城闻言,嗤笑了一声。

“恩爱非凡?姑娘觉得这楼中走出去的男男女女,哪一个会天真单纯,没有心机手段?”苏城问。

黑衣女子眯了眯眼睛。

“从春风阁走出去的人,都不单纯,目的也不纯粹,那么从皇室走出来的人,也会如此?”苏城反问。

定远王与定远王妃。

苏城没有见过之前,听说过他们的事情,也是冷笑一声。

他从来都不信,那二人感情恩爱。

便是退位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