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百一十一章 下毒被察觉

孟孜辰十分满意的看着自己手中端着的毒糕点,说实话,如果他不知道,这些糕点的话,他一定会吃的,因为它看起来真的很诱人。

想到这里他便信心满满的,将那个糕点端到了温念所在的帐篷中。

此时的温念一直在跟那些军医们准备一会霍衍泡澡所用的草药,她看到孟孜辰来了之后她的眼皮就跳了跳,温念知道孟孜辰来这里找他不会有什么好事。

但是温念也只能做出来十分惊讶的样子,毕竟这样才能不让孟孜辰看出破绽来。

“孟将军怎么来这里了?难不成是你的身体有什么不舒服吗?那赶紧让军医给你看看吧。”

温念说完了这句话之后还指了指军医,让他上前给孟孜辰把脉。

孟孜辰见状便摆了摆手,然后对温念笑了笑,“先生真的客气了,我只不过是觉得你近几日照顾我表弟,实在是太过艰辛,所以我便回城中寻了一些糕点过来,您尝一尝,是否合你的胃口。”

孟孜辰说完这句话之后,便将手中的糕点递到了温念的手上,此时他脸上的笑容一眼都看不出来有什么不对劲。

可是温念是谁?她怎么可能不知道孟孜辰打的什么样的主意,但是眼下也只能将计就计,于是温念便接过了那些糕点闻了闻。

温念刚将那些糕点放到自己的鼻子前,她便闻出了这份糕点中的不对劲,正常的这种糕点闻起来应该是很香甜的,可是这些却略带一种苦涩,想来是在里面加了一些东西吧。

温念在感觉出来之后便冷笑了一下,随后还面无表情的看向了孟孜辰对他说道,“将军真的是客气了,这份糕点我很喜欢,那就谢谢你的美意了,毕竟我在这军营中也很久没有吃东城内的糕点,倒是有些想念了。”

“那先生快尝尝,这可是我特意给你买回来的,现在吃起来的口感才是最好的。”

温念听到这里便明白了他是什么意思,想来自己如果不吃的话,孟孜辰就会站在这里不走了,想到这里她便直接拿起了一块糕点放入口中。

“嗯,这个确实不错,那就谢谢将军了。”

孟孜辰听到这里才满意的点了点头,随后笑着说道,“既然你喜欢,那就不辜负本将军的一番好意了,我还有事情,就先离开了。”

他说完了这句话之后便走了。

温念在孟孜辰走之后还冷哼了一声,她没有想到孟子辰竟然会用这样拙劣的手段,只不过孟孜辰恐怕不知道这些毒药对自己毫无作用吧,

温念可是从小在草药中长大的,早就练成了万毒不侵。

但是温念突然想到事情绝对不会这么简单,既然孟孜辰会给自己送这种毒药的话,恐怕也会给其他人松,想到这里她便走出了帐篷去了自己的哥哥那里。

温时韵此时还在跟云衡一起研究接下来的战事,然后他就看见了风风火火走到这里来的温念,于是便十分好笑的说道,“妹妹后面可是有人在追你吗?怎么这般着急?”

但是此时的温念却没有心思跟他开玩笑,他十分严肃的问道,“哥哥,有没有人给你们送来什么吃的?”

使用听到这里便觉出了温念此时来这里的缘由是什么,于是他便看了云衡一眼,看见对方也很疑惑之后,就对温念摇了摇头,他们一直在这里并没有什么人过来给送东西。

“怎么了?到底是出什么事情了?难不成是有人要害你吗?”

此时的温时韵也不再同温念开玩笑了,他已经明白了事情的严重性,看来温念在这里很不安全,如果不是自己也来了的话,恐怕他真的很难放心温念继续在这里呆着。

“我刚刚一直在军营的帐篷那里呆着,随后孟孜辰便给我送了一份糕点,那里面下了鬼族的毒。”

云衡听到这里便惊了,他从来没有想到孟孜辰竟然会这么光明正大的来下毒,难不成是他不要命了吗?

想到这里云衡便想冲出去,将孟孜辰给拉到这里来质问,但是他刚刚要走出去就被温念给拉住了。

“你先别急,他那些毒对我什么作用都没有,只不过我担心的是他不会只对我一个人下毒,我总觉得这件事情不会这么简单,于是便想着过来给你们提个醒,而且咱们要提前防备一下。”

温念说完了这句话之后,便神色紧张的看向了这边的几个人。

“可是夫人,你确定他不会对所有人都下手吗?”

温念听到这里便摇了摇头,“你放心吧,他竟然敢亲自过来送,不要就证明,他十分相信这种毒药一定会致命,而且到时候也不会有人发现,但是就算是这种毒药再好也会被人发现,所以他不会大剂量的使用。”

温时韵听到了自己妹妹说的话之后便明白了她的意思,于是他便开口补充道,“所以只是会对几个人下手而已,而且他使用的这种毒药应该很难得,恐怕就连他自己恐怕也拿不出来多少。”

“所以哥哥,咱们现在必须要做出一些针对这种毒药的解毒粉,好提前给所有人都预防下去,这样一来他们就算是给其他人下毒,也不会起什么作用,到时候咱们只要将计就计就可以了。”

温时韵听到这里便点了点头,他虽然医术不及自己的妹妹,可是他对毒药的研究可跟温念不分上下,于是而且这件事情也只能他帮温念的忙了。

所以他们兄妹二人便决定,此时放下有事情,专心去攻克这一种毒药。

云衡瞧见他们已经有了主意之后,便不再多说什么了,他现在最重要的事情就是安排好其他的事情,好让他们二人无后顾之忧。

在一切都决定好了之后,温念便带着温时韵回到了药仓,他们借口在这里检查草药的数目,所以一时间也不会有人怀疑。

他们在进来之后便派人把守了药仓的周围,连一只苍蝇都不让放进来。

随后温念便从自己的怀中拿出了那个被手帕包着的糕点,然后交给了自己的哥哥。

温时韵接过来之后,便拿出了她随身携带的银针,试了一下那个糕点。

果然在银针就拿出来之后,它便变黑了,看来这些糕点里面真的有剧毒,于是他便挑了一块糕点放在自己的鼻前闻了闻。

然后才对温念说到,“你说的没错,这种毒药早些年我在书上见到过,确实是鬼族人常用的毒药,此药名叫醉朦胧,是一种杀人于无形的毒药。”

温念听到这里便愣住了,她确实对这种毒药有所耳闻,但是没有想到竟然会是醉朦胧。

因为据她所知,这种毒药发作起来并不会使人难受,而是会让他们一点点的开始便的嗜睡起来,然后会直接在昏睡不起,最后再睡梦中死去,而且其他人根本看不出来有什么不对劲,就连中毒人自己也不会觉出什么。

这便是鬼族人毒药的高明之处,况且这种毒药她记得已经失传很久了,没有想到他们此时竟然能碰到。

“哥哥我记得这种药在世上应该也存不了几份,没想到孟孜辰为了除掉我们,竟然肯舍得拿出这样珍贵的毒药,现在他也是走投无路了吧,不过哥哥可知道这种药该如何解吗?”

温时韵听到自己妹妹的这句话便摇了摇头,他也只记得这种毒药会有什么反应。

但是眼下他们并不能放弃,于是他想了想便开口说道,“虽然我们并不知道这种药的解药该怎么配,但是怎么可以按照这种药的成分做出一些预防的东西啊。到时候两种药相生相克,便可以直接相互抵消了。”

温念明白自己哥哥说的这样解决办法确实是不错的,可是这样实现起来却很难,毕竟他们连醉朦胧的成分是什么都不知道,只能一点点的去尝试了。

虽然难,但是有自己的哥哥陪着她一起,她们两个的速度便可以快很多,想到这里温念也觉得安心了不少。

于是接下来的日子温念便一直和温时韵研究着这种毒药。

而孟孜辰也果然去找了云衡,递给了他糕点,只不过云衡借着其他的缘由躲了过去,并没有孟孜辰得逞。

但是躲得了初一躲不过十五,他眼下也只能躲过孟孜辰一次,如果孟孜辰下次再用的什么理由过来,他就不一定能躲得过了。

现在云衡便只能期盼着温念她们能快点拿出制衡的办法,要不然他可真的扛不住了。

等到了第二天的晚上,温念和温时韵终于研究出来了办法,于是他们便试着制成了一种药粉。

但是到底有没有用她们两个也不知道,于是她们便带着这些药粉来到了云衡那里。

“这个是我们两个刚刚研究出来的药粉,可是并没有实践,所以我们不知道这个有没有用,眼下要是有些困难。”

云衡听到了这里他的心里便有了决定,随后他直接接过了温念手中的药粉,趁他们不注意,全部都倒到了自己的嘴里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