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三十七颗糖:娘家人2

酒芯糖 童蕴稚 2194 字 13天前

临近晚饭时间,郑蕴之给童心打了个电话,告诉她有个远程会议要稍微晚一会儿,童心向来乖巧懂事,应了声让他不要着急,便又跟苏文清瞎闹起来了。

人有心尝尝童心亲自调的酒,她自然也不会拒绝。

她调的不是什么自创产品,没有什么花里胡哨,也算是鸡尾酒中比较传统的长岛冰茶。这款是童心自己最喜欢的鸡尾酒,所以也最为熟练,在杯口插上柠檬之后便推给一直坐在吧台看着她调酒的苏文清了。

“你还是喜欢长岛冰茶?”

“怎么了,酸酸甜甜不好喝吗?别告诉我你现在的酒量已经连一杯长岛冰茶都不行了?”童心再次拿起调酒杯,给自己调配一杯长岛冰茶。

她喜欢长岛冰茶,除了因为喜欢薄荷和柠檬的香气之外,还有很大一部分是因为长岛冰茶的配酒都是烈酒,传说中的失身酒。

但她们就是,一次都没有因此喝醉过。要不怎么说借酒浇愁愁更愁呢?

八点,徐均燃准时抱着吉他坐上酒吧的小台子,开始弹唱。

苏文清冲他扬扬下巴,问童心,“这个就是你说的那个学音乐的落魄少爷?”

“挺帅的吧?”童心歪头笑。

“被你亲亲男朋友听到,你怕是想死?”

“我的意思是,他单身,你什么时候放弃你的机长哥哥,可以考虑一下这个小帅哥!”童心是真心的,虽然是酒吧的驻唱,虽然是落魄少爷,但她也是清楚徐均燃的为人,绝对不会坑自己的好友。

更何况和好姐妹玩得来,男朋友们也玩得来,不是一件很美好的事吗?四个人一起去旅游的小剧本,她都已经想象了无数次了。

“等我扑街多几次吧。”苏文清笑着说,

但这个笑里面,也让人听出了一些强颜欢笑的意思,她没问,只是举杯碰杯。

要说苏文清比童心大上三岁多,怎么会这么喜欢这个小丫头,是因为她真的太会做人,情商太高了,跟她交往的人都会很舒服。所以她也一度没想明白,是要狠心到什么程度才能肆无忌惮地伤害这么好的女孩子?

过了一会儿,酒吧掀起了一阵小小的骚动,门开门关,进来一个身穿休闲西装,身形挺拔的男人,路过的女生不禁倒吸一口气,酒吧确实难得见到这厮极品。

然而这个极品直直冲着童心去的。

郑蕴之走到吧台边,双手撑在童心两侧把她围起来,低头轻轻碰了一下她的唇,“对不起,今天有点忙。”

“咳咳!”苏文清假装咳嗽了几声才引起两人的注意,“虐狗适可而止,童心,我把你当姐妹,你就是这样骗狗进来杀的?”

童心脸红了,她怎么会知道郑蕴之进来就亲自己呢,他以前可不会这样。

不过调侃只是一瞬,苏文清又了然地撩撩头发,“确实,你俩都挺好看的,宣示下主权我理解的,姐姐不跟你计较。”

“谢谢苏小姐理解。”郑蕴之也不狡辩,顺着梯子往下爬。

“吃饭了吗?”童心问。

“还没,怕你等急了,下了会议就过来了。”

“正好,我们等你呢,我让厨房煎个牛扒?还是你想吃什么呀?”童心眯着笑眼像两个月牙,一颦一笑都让他觉得勾魂。

低低应了声,又揉揉她的发顶,“以后我晚了就别等我,嗯?”

童心想说,要不是跟你一起我连晚饭都不吃的,但她不敢说。

牛扒很快煎好了,让人端到房间,三人准备边聊边吃。

坐下之后,苏文清虽然是把自己当作娘家人,还是客客气气的循例问了下,“郑总有没有什么饭桌忌讳的?”

“没有,百无禁忌。”

苏文清笑,“我多怕郑总说个食不言寝不语呢。”

童心的视线在两人身上扫了一圈,歪头看向郑蕴之,“我好像没问过你有没有忌讳的......”感觉自己好像不太称职呢......

后半句话她没说,但苏文清已经很快接上,“郑总对你都有禁忌的话,我觉得趁早换个男朋友吧,反正还没结婚,来得及。”

“苏小姐,宁破一座庙,不拆一桩婚。”郑蕴之正经道。

童心知道苏文清是为自己好,并不反驳,也知道两人都有分寸,也跟着话头搭话,“那你对我有什么忌讳的吗?”

郑蕴之笑起来,捏了捏她的脸,“没有,你在我这里不是一直都为所欲为吗?”

也对,确实是横着走了。

“徐家有求于我,你们是决定要Moody了?”郑蕴之主动提及。

苏文清和童心都是一顿,没想到这宠溺真的是如此宠溺。

但苏文清终究是比童心年长几岁,迅速反应过来,“是看中了,但我们还是想自己盘下来,挂在郑总的公司还是不一样的。”

“我没有要你们挂在郑氏的意思,只是帮你们压压价,以收购的名义自己去盘。”郑蕴之放下刀叉,正色,“另外还有什么条件也可以跟我先说,我替你们去谈。”

两个女孩子的思考还挺相近,都是想了想没有了自己去谈合同的快乐,但转念一想,以她们两个人的名义未必就能谈下来,即便是谈下来了也是要被宰一笔的。

“我个人的意思是,你们可以先留下现任的总编。”见两人在思考,郑蕴之主动提出。

童心思考了一下,“我觉得,尽量保留原班人马吧,人员的调整等我们接受了再谈,你觉得呢?”

她问苏文清。

苏文清没有意见,对于童心的看法她一向都比较认同。

“我会把你们的意见带到,先吃饭吧。”

童心默默在心里翻了个白眼,先把事情搬出来说的不是您吗?

这顿饭吃下来也算是宾主尽欢,经历有事把童心叫了出去,正好这会儿剩下苏文清和郑蕴之在房间里,两人才开始正式的谈谈。

“郑总对我们童心是真心的吗。”苏文清开门见山。

“自然,我会对她好。”

“大话谁都会说,诺言谁都会许。”

郑蕴之眯了眯眼,眼前的人并不是好忽悠的,当然他也不是准备忽悠人来的。

“如果我过去的风评不足以让苏小姐放心把童心交给我,这段时间苏小姐都在云城可以亲自监督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