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六百五十章 大人不好了

“哎呀!猴三儿你就不能轻点下手?!这可是个魔道金丹,让你一爪子就给抓死了!

你说剩下四个筑基小修者管个蛋用?!这次大老远跑出来,被你这么一整,直接赔到你姥姥家了!

你等着回去的吧,少主他们非扒了你的皮不可!”

在十万大山外围更深的一片区域,一大群猿妖在快速的飞纵着,带头的是两只大猿,都有着元婴初阶的实力;

其中一个尖嘴猴腮的,还是猿妖与猴妖的混血,苦兮兮的听着旁边同族的训斥,自己也懊恼万分!

“谁叫那个王八蛋非要觉得自己了不得的?!还特么说自己是千魔殿的…

咱们妖族什么时候把千魔殿和飘渺宗放在眼里过?还敢蹦起来打我,我这一生气就…算了,现在那货死都死了,你可要帮我圆谎啊!”

“哼,圆谎可以,但你要请我喝酒!

不过,猴三儿我劝你一句,以后做事别这么毛毛躁躁的,要不然你早晚让人扒了皮…”

“拉倒吧!我有少主罩着!谁敢扒我的皮?走走走,回去我请你喝酒,我那全都是少主喝剩下的好酒!”

……

接下来,陈昭阳陈昭封兄弟和宿灵秋,就开始了长达两百多年的苦难生涯;

只是在陈昭阳住的那间“破房子”的地下深处,他偶然发现了一枚隐藏极好的石碑,上面密密麻麻的记载了一篇功法!

不是那些妖猿没有发现过,而是他们…都不认识字!又不可能让其他人奴过来给翻译,更是没拿这石碑当回事儿,才被陈昭阳捡了个“机缘”!

这石碑上的功法叫“苦海乐行”,应该是以前某一个天才修者,在这妖猿族经受苦难过程中,自己悟出来的一篇功法;

也不知道这位天才最后如何了,反正陈昭阳修习之后,在猿落天的无数次虐待中,能坚持活下来还增长了修为,已经说明问题;

这功法相当牛!

陈昭阳将功法也传给了陈昭封和宿灵秋,反正都是在受苦,宿灵秋更是摊上了另一个“魔王”猿美丽,这个变态的母猿妖…

蔡珅听完也知道了来龙去脉,原来又是那个浣纱搞的鬼!

当年有百晓阁两位大修保护着老爹他们,浣纱的那个手下另辟蹊径才找到的陈家兄弟;

这么看来,其实还是自己连累了他们,同时蔡珅在心里又给浣纱记上了一笔,这恩怨呐,越来越乱了…

“大兄,等狐族这边事了,我们就赶奔妖猿族,将嫂子和陈大哥救出来!”

“好,只是阿珅你怎么会在十万大山核心区域?这么多年来,你又是怎么过的?

当年知道你的消息,还是你在永夏洲脱困呢,之后…你现在的境界…这是化神老祖了?”

蔡珅苦笑了一下,把自己的大概经历讲了一下,听的最认真的反倒是一旁的葱花儿!难得有这么好的一个机会了解蔡珅…

“呼~阿珅你的经历真的…多姿多彩阿!当年要不是受伤,真应该和你一起离开边洲;

如此一比,为兄这人生…呵呵了,就是一坨粑粑!真是…唉!

那你来这里,是有什么要紧事么?别因为我这点小事儿耽误了,我相信大兄和灵秋会坚持住的!”

“大兄可不能这么说!大兄夫妇和陈大哥因为我的连累,已经受苦了几百年,就算现在是我要飞升,也必须停下!

再说了,见到大兄之前,我已经算是完成了最初的想法,那老狐狸飞升的时候,我再做件小事也就可以了…”

“好兄弟,那为兄就安心了,这几日我要巩固一下修为,你给我的那鼎灵液太猛了,需要再修行一下。”

蔡珅亲自给陈昭阳布置好修行的禁制以及聚灵阵,还亲自为其护法,葱花儿坐在一边静静的看着…

差不多十天时间,多宝才带着另外几位回到客院,蔡珅简单的问了一下,才知道那雪晴空选老公已经结束;

蔡飞扬咋咋呼呼的说着第三轮的斗法,各种妖族纷纷下场挑战,各种妖族战技,也让大家受益匪浅;

在最后的那仪式上,不光雪晴空现身,连魅天星都降临了!

就算那些已经确定是雪晴空老公的大妖们,见到这位魅天星,全都被迷的不要不要的,不少大妖王差点直接“反悔”转投魅天星怀抱…

最后魅天星宣布,三日后自己将正式飞升,到时候希望大家前去观礼,还会将飞升的降临仙气,留给雪晴空和雪慕燃!

刚刚那几位大妖王…听到自己的“准媳妇儿”有仙气,立刻又坚定了立场,而雪慕燃更是成了“钻石王老五”…

蔡珅对过程没怎么在意,知道了魅天星飞升的时间后,将陈昭阳的事情和几位兄弟说了;

蔡飞扬一听,咋滴?大哥的大哥,那不就是自己的大大哥么?他的事那就是自己的事啊!

断天仞和老黄也没有什么意见,云彩月对这陈家兄弟和宿灵秋,也很有好感,表示定会尽全力…

多宝虽然被蔡珅排除在解释的范围,也不知道陈昭阳的事情,但依然传音说了一句:

“需要帮啥忙,道友一句话!”

两天时间很快就过去了,明日就是魅天星飞升的日子,陈昭阳也结束了闭关的状态,暂时也稳固了自己的境界;

也不知道是遇到蔡珅开心,还是蔡珅那灵液太厉害,或者是其他什么原因,陈昭阳觉得自己这次闭关,那叫一个顺利!

以前很多想不明白的事情,这次就跟捅破窗户纸一样容易,哪怕呼吸一下都有感悟!

这才是气运强大的最直接体现,陈昭阳并不知道,他的气运柱已经纯紫色了!

七大圣其他几位也和陈昭阳见了面,没有人对陈昭阳的“低境界”当回事儿,毕竟这人族修者增长就是要比妖族快…

蔡飞扬更是“大大哥”的叫着,那叫一个亲热,陈昭阳知道这个小兄弟是凤凰一族的时候,差点被咬到自己的舌头!

心里怎么也想不明白,自己的这位蔡珅兄弟,怎么折腾的连凤凰都能“拐带”在身边…

就在几人大吃大喝给陈昭阳“洗尘”的时候,多宝走了进来,和陈昭阳喝了一杯之后,拉着蔡珅走了出来;

“道友,刚刚那妖猿族来人了,希望让在下将你那大兄交还给他们,说那是他们族群的人奴…”

“哦?道友怎么回复他们的?”

蔡珅身上开始出现冷意,多宝不知道为啥,突然有点心虚和害怕,赶紧摆了摆手:

“道友可别乱想阿!在下现在是和道友几位站在同一占线的,怎么会做出那么没溜儿的事情?

在下已经和妖猿族说了,他们所找之人,已经是在下的朋友,还给他们什么的是不可能的!

为了不让他们找麻烦,在下也给了他们一些资源,就当做是…是…是从他们手里买…

反正现在那妖猿族很满意,只是有一个小猴子悄悄告诉在下,那猿落天已经被他老子接出狐族大牢;

而这个猿落天对道友的那位朋友,就比较…比较看重,所以之后一切还不好说,道友要小心!”

蔡珅这回都有点小诧异,没想到多宝对自己这么敞亮,还拿出了资源帮陈昭阳“赎身”,不容易!

不论这多宝是想在自己这七大圣身上“投资”还是只为了卖自己一个人情,蔡珅都记在了心里;

对着多宝一抱拳,第一次带着真诚:

“我蔡珅,代替我家大兄,谢过多宝道友的帮助,此乃大恩!

大恩不言谢,以后道友就是我蔡珅的朋友!”

多宝呵呵一笑,摆了摆手,说着话还有点不好意思,可半截就愣了:

“牛道友原来真名叫蔡珅,蔡道友既然以真名相告,那真是在下的荣幸了,道友本来就是在下的朋…

朋…道友你叫蔡珅?你不会是修行界那个蔡珅吧?!真的是你?!

我的天!你才修行了多久?已经是化神境界了?不是传言你失踪了五十多年了么?原来你一直在妖界…

道友真是天才啊!好在人族修者不都像道友这般,要不然这妖界早就被人族踏平了!

这妖猿族惹到道友这种修行界的传奇,真是他们的不幸…呵呵,真是大不幸啊…”

多宝晃着脑袋离开了蔡珅的院子,同时也对蹲在院子门口“看大门”的费无敌表示“同情”;

蔡珅也微微一笑,回房间继续和兄弟们喝酒,葱花儿带着询问的表情看了看他,蔡珅也摇了摇头表示没事…

离着蔡珅他们院子的不远处,就是妖猿族的客院,亲自带着儿子来“相亲倒插门”的妖猿族族长,化神大妖王“猿破空”,正发愁的看着床上的儿子;

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儿,猿落天从大牢中回来,进门也就喝了一口水,就被噎到了!

不光噎到了,还被噎的晕了过去!自己元婴巅峰的儿子,什么时候这么脆弱了?

刚刚的探查,他还发现,猿落天对大道法则的感悟,的确消失的无影无踪!

这跟废了没啥区别!

难道真的如儿子所说,是狐族有人做了什么坑,把自己儿子“装”进去了?凭啥?!

越想越迷糊,越想越愤怒,狐族如此大族,竟然坑害妖猿族,真是一群不是东西的骚狐狸!

这时候,前去找那只寻宝鼠讨要人奴的手下回来了,人没带回来,倒是拿回来一大堆修行资源;

问清原因之后,猿破空又别扭了!

怎么连一只老鼠精都拿自己妖猿族当“要饭的”了?自己族内的人奴,不打招呼就抓走了,去讨要才那处这么点儿资源,看不起谁呢?

“好啊!真是好!哼哼哼,一个个的,都觉得自己了不起了啊;

那群骚狐狸,有一大群傻货帮忙,老子是不敢惹,你一只老鼠也来?

这次不捏死你,老子跟你姓!”

让人照顾好猿落天,猿破空自己一个闪身离开了院子,去找多宝;

可能是猿落天的“负数”气运,影响了猿破空的,他去找多宝,而多宝在见完蔡珅之后,回去路上刚好碰到另外一位朋友:

虫族大妖王无门!

这位无门大妖王,在最后一轮的选拔中,被刷了下来,对手是他的一位“天敌种族”:变色龙蜥…

正郁闷的无门大妖王准备去找蔡飞扬喝酒解闷儿,被多宝拦住了,更是愿意拿出好酒请客;

对于无门来说,和谁吃饭喝酒都没关系,只要能排解一下心中的郁闷就可以…

两人刚坐下还没喝了三杯酒,猿破空就跑过来了,也不管无门是谁,他眼中这时候只有多宝一个!

大爪子在猿破空进门的一瞬间,直接就奔着多宝的脖子抓了过去!

多宝,寻宝鼠大妖王,擅长寻宝,擅长跑路,擅长交朋友,就是不擅长斗法;

虽说他手里厉害的神通和战技都不少,可不管他怎么修行,这效果也就那么回事儿,吓唬人可以,真打架没戏!

看着猿破空攻击到了,多宝想躲已经来不及了,而这时候,郁闷到发狂的虫族大妖王无门,“仗义出手”了…

“老子想喝口酒都要捣乱,你是不是欺负人?你是不是觉得老子好欺负?你是不是觉得你也是那个傻雕变色龙?”

无门为了发泄,在说话的档口,直接化作了本体,一条发丝一样的“线虫”!

身影一闪,绕着猿破空的手腕一转,就将猿破空给切了!

“嗷喔!什么东西?!”

真特么疼啊!自己堂堂化神高阶的法体,竟然挡不住一根…那是个啥?头发精么?还有这种妖族?

左手立刻伸手,准备将掉在桌面上的右爪收回来接回去,可多宝也反应过来了,哼哼一冷笑,把爪子先一步收走了…

“死耗子!把老子的手还回来!”

猿破空是停下来了,可无门还没结束战斗呢!切了猿破空的爪子之后,身体化作飞剑,直射猿破空的眉心!

“死耗子你混蛋!用这么细的东西偷袭老子,死吧!”

论战斗本能,妖猿族还是很厉害的,刚刚被断手只是大意了没反应过来;

这么一认真对待,无门境界上的差距就显示出来了,被猿破空一把就给抓住了无门的“尾巴”;

抓住以为的多宝自己的法宝,猿破空就想给其拽断,可这才发现手里这玩意儿滑不溜丢的很难把握…

“还有大道法则力量?这真是一个妖族啊!混蛋玩意儿,你瞎掺和什么?!”

气疯了的猿破空,开始和无门斗法,大妖王斗法那动静…堪比修行界最强拆迁队…

“族长大人,不好了!”

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