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八百八十四章 白热化

众人听见这话,都是哑口无言,一时间竟是不知道该说些什么。

他们心里面都是明白,知府大人这句话是什么意思。

无非就是想要与秋宁府城共存亡。

问题在于,他们并不想这么做的啊!

就目前来看,秋宁府城是绝不可能守得住的,若是再不离开,怕是没有机会了!

秋宁府主簿想到这,表情逐渐发生了一些变化,冷冷的看着秋宁知府,咬着牙道:“大人,道不同不相为谋,这世上没有谁是不爱惜自己的性命的!

大人您愿意留在秋宁府城,那是您的事情,但是您不能拦着我们!

我们要走,乃是为了朝廷,为了百姓!

若是没有了我们,从此以后,这世上便又少了如此多的人才。

更何况,这么多年,我等为秋宁府城也是付出了不少,除了我等,还有谁愿意留在秋宁府这样的地方?”

生死存亡的关头,谁还在乎你是不是什么知府?

活命......才是最重要的!

秋宁知府显然也预料到了眼前发生的事情,表情没有丝毫的变化,甚至眼眸之中出现了一些讥笑。

这笑容让主簿等人更是觉得倍感折磨。

那主簿瞪大了眼睛,看着秋宁知府,咬牙道:“大人,您好自为之!下官等先行告退了!”

说完,便推开门,转身就要离开。

虽然他只是一个小小的主簿,可是在这秋宁府城却还是养了不少的护卫。

若是混乱的时候,从南门,在护卫们的护卫下,想要趁乱离开,倒不是一件不可能的事情。

不管怎么样,尝试一下,总归是好过留在原地,坐以待毙。

秋宁知府看着他的背影,并没有说什么,只是看向衙门里的其他人,淡淡的道:“你们呢?”

其他人听见这话,表情都是十分的犹豫。

不知道过了多久,终于是有人开口道:“大人,蝼蚁尚且偷生,更何况是我们,我们这些年也从来都没有对不起您,您就放我们一条生路吧。”

“呵呵......”

秋宁知府听见这话,只是觉得可笑,冷冷的道:“本官放过你们?便是本官放过了你们,那些蛮人又会放过我秋宁府城的数万百姓吗?

你们都是食朝廷的俸禄,到了关键的时候,却是想要退缩。

本官瞧不起你们,什么东西!本官告诉你们,便是这秋宁府城只剩下最后一个人,便是本官只是手无缚鸡之力,也定是不会退后一步!”

这话说的极为的坚定。

说完以后,也是拿起了早已经准备好的长剑,怒吼一声:“来人!”

话音刚落,衙门的门就被人踹开。

十几个身穿甲胄的护卫走了进来,都是手里拿着刀剑,对准以主簿为首的几人。

那主簿见到这一幕,哪里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。

知府大人这是早已经做好了准备啊!

他转头看向秋宁知府,眉头紧皱,咬牙道:“大人,真的有必要这般吗?”

“当然!”

秋宁知府的目光更加的坚定,道:“若是这府城内的百姓想要离开,无论是谁,不管都不会拦他半步,但是你们,不行!

若是城破人亡,你们也要留在城内,与这秋宁府城一起!”

“你......”

主簿听见这话,几乎气的背过气去。

这狗东西,自己不想着逃命,竟然还拦着自己。

秋宁知府却是懒得再同他纠缠,只是看向那几个护卫,吩咐道:“给这几位大人刀剑,送他们去城墙上,一同守城!

秋宁府城在,人便在!

秋宁府城亡,人便亡!”

这话说的极为的硬气。

主簿几人听了,一时间竟是不知道该如何回答。

那几个身穿甲胄的护卫却是应声道:“是,大人!”

说完,便给了主簿等人一把刀剑,便压着他们,要往城墙的方向走。

主簿几人,都是无比的瘦弱,知道自己没有力量上的优势。

便是想要逃,也定是逃不过的,只能跟着他们往城墙上走。

秋宁知府却是提着剑,跟在他们的时候,一边走一边道:“本官要做这秋宁府城的最后一道屏障。

若是蛮人想要灭城,必定要从本官的身上踏过去!”

主簿等人听见这话,只是想着骂人。

疯子,都是疯子!

这秋宁知府是疯子!

那秋宁侯也是疯子!

他们早已经听说了。

若不是秋宁侯抓了乞颜部的大皇子乞颜弓。

这乞颜部的人也不会下定决心围攻秋宁府城。

便是围攻,也只会围而不攻。

甚至在上一次乞颜部攻城失败以后,乞颜部的人都是已经准备离开了。

这秋宁侯蒙壮竟然又派人在城墙之上折磨乞颜弓,当着乞颜部这么多的士卒的面,三番两次的进行这般的挑衅。

到了如今,这乞颜部不攻下秋宁府城誓不罢休的地步!

若不是蒙壮去招惹乞颜部,何至于此?

何至于此啊!

主簿很是不明白,为什么这两个疯子凑在了一起。

为什么这两个平日里好好的人,面对蛮人,突然之间就变得这么疯狂了。

他不理解。

他想的只是安安稳稳的过自己的日子,弄些小钱,在秋宁府城再多混个几年,便回京都府去。

他从来都没有想过留在秋宁府,正是因为如此,他感受不到秋宁知府和秋宁侯对秋宁府的情感。

更是不明白,秋宁府的百姓,对于蛮人的痛恨!

此时此刻,即便是走上了城墙,听见身旁人的哀嚎声。

他还是忍不住的颤抖,一把丢掉了刀剑,蜷缩在一个角落里瑟瑟发抖。

一边如此,一边自言自语:“不要看见我,不要看见我......”

好似做了一个鸵鸟,把脑袋埋起来,便不会看见这攻城的惨烈的景象。

那秋宁知府虽然也是手无缚鸡之力,是一介书生。

可是,此时此刻,手持刀剑,站在城墙上,却是一派豪迈。

一边吟诗作对,一边重重的挥舞刀剑,砸向那刚从云梯上冒头的一个蛮人士卒。

此时此刻,攻城、守城,已经到了真正的白热化的阶段。

便连秋宁知府都是亲自上阵,情况如何都是不必说了。

蒙壮的甲胄都已经被染红。

他看着面前乌泱泱的一片的蛮人兵卒,只觉得一阵的畅快。

这么多年,从来没有一天,他觉得这般的神清气爽。

蛮人的末日......就要到了!